当前位置:主页>连珠情缘>
联众、五子和我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前年和去年常来联众玩五子,对联众和五子经历了从喜欢到痴迷到不痴迷到不喜欢的过程,慢慢就从不常来到不来了 -- 也是一段经历吧,对于现代人来说,经历就是最牢*的资本和最宝贵的财富了,因为经历是是抹不去偷不走的,又是要用时间去换的。趁这些天稍微得闲,我预备断断续续地把这段经历按照自已的品味写下来。嗯,我说的品味不是遣词造句的风格,对于形式的东西我不懂(所以)也不觉得重要。我关心且(因为)可以做到的是内容的真实。因此,和一些同时代或更早的玩家写的回忆录相比,我写的东西中江湖气会少很多,而且在叙述网事的同时也会穿插相关的真实生活。

  我是前年8月进联众的。当时是暑假,比较清闲,晚上就常在网上瞎兜,想找点有意思的东西打发时间。有一次连上了“黄金眼”的FTP,被一个目录一下子抓住了视线 -- “18岁以下不宜”。很本能地就把这个目录拉了下来。执行了里面的安装程序之后,联众大厅就出现在我的机器上。进入联众之后,我首先选择的是象棋。这是我最早接触的棋种,小学里也买过谢侠逊的《象棋指要》和《象棋谱大全》(5大本,装帧古色古香,只要八块多,现在想来真是合算),但小时候心浮,这些书都只是翻了翻就束之高阁了。
在象棋室泡了两个星期左右,一开始纯是下棋,很少聊天,因为那时我还没有认识到联众其实是一个小社会,而对面的客户端其实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。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是一次和一个叫“阿茗”的客户端下棋,这时另一个叫“小宝”的客户端进来观棋,看着那两个客户端有说有笑的,我很羡慕。也是因为这一次,我决定改玩五子了,原因有二:
1、直觉告诉我下五子棋的MM比较多;
2、错觉告诉我五子棋简单,不需要动脑,因此,对我而言,可以分心去泡MM,而对MM而言,也可以分心被泡。

  于是,我开始下五子,并在稍后的日子里开始边下五子边泡MM。
最早下五子是在无禁棋室,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“三手交换”和“五手两打”,而且无禁棋室中的人气最旺,自然MM也最多。虽然前面已经表明了我玩五子的真正用意,但一开始我还是被五子本身吸引了,忘了自已来这里的真正目的,很专心地下棋,不和对手说一句话。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软件(关于软件以后我会说得比较多),也并不关心输赢和分数(还不知道2k和1k到底哪个高)、所以能真正感受五子的趣味吧;由于真正投入,当时水平长进得比较快,很快就有无禁1D50左右的水平。
值得一提的是,那时已经开学了;学业开始紧张起来,在游戏的同时常常有一种犯罪感。在以后的数年中,紧张始终是我生活的主色调,而犯罪感也几乎伴随了我在联众五子经历的全部 -- 起源除了学业方面的懈怠,还有很多很多,在以后我会一一提到。那时,在生活中,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一个同校的女生,几乎就要开始恋爱了。一次和她一起复习《大话西游》,复习完后她问我最让我感动的是哪一段。我告诉她是倒数第二段 -- 即唐僧打了一个响指,对弟子们说“走”;弟子们问去哪里,答“天竺”。酷!酷! -- 喜欢这一段正是反映了我当时的心境吧:我将西天取经的师徒4人看成自已身上的4种力量: 唐僧是执著的有点迂的理想、悟空是不羁的心、八戒是愚蠢的欲望、沙僧是软弱的道德和盲从(道德==盲从? 参见网文“道德的起源”);生活在网络中让我充分满足自已愚蠢的欲望、给不羁的心以自由、让软弱的道德*边站;但理想却从来没有放弃 -- 虽然生活在这个幻境中是如此惬意,但我仍将真正的目的地定为“天竺”,真正正确的道路定为走一段长路,当时多么希望能像唐僧一样酷,打一个响指就告别幻境中的生活。
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