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逸事杂谈>
棋的诉说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◆和棋

虽是英雄惜英雄,却已都是末路了。忍着将那泪化做稳妥又郁翠的笑,尽现出了劫后余生
那苍苍凉凉的欣喜。有如做画般,纵横交错的格子里填满了对比的色调,好象是红对绿 或
紫和黄。强烈的视觉冲击只映称了棋盘的矛盾和深沉,而削弱了棋子本身的质感。也正是
如此,棋子相对缺少了威胁性,便能稳当的有惊无险的活动在方寸的天地里,丘壑只在了
胸 中,形成了中庸之道。

◆胜者

是清冷寂寞的月洒下的清水一样的骄傲,无形无色。天地只在心中,要大便大,要小便小
,那份喜悦也只是方寸之间的雄浑壮阔。金戈铁马,刀枪兵箭只在一念之间,云开雾现出
才得见智者的运筹帷幄。饶是如此,孔明空城记时汗也湿了全身。表面意气风发,内心始
终 是曲高和寡,一种高高在上的悲凉会漫不经心的侵袭上来。

◆输家

是苏东坡笔下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般的泪珠,欲落未落,咽进了欲说还
休的心里。不甘心命而总是顽强的挣扎,宿命如此而不得不愿赌服输。同样骄傲的内心便
浸上了苍凉的湿润,抹不去擦不掉,只有自己一直品尝。如同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躲在墙
角 处的一丛绿苔,正因为不想滑倒在上面,所以,输家的头颅总是比胜者抬的更高昂!

◆残局

是艳样高照时走过的一个烟雨迷朦般的女子,带着朱淑真词样无言的清瘦,一身的哀怨。
而气质是掩不了的,眉目处冷冷的锋利乍然现出让人不敢对视的风华。纵然年华已过,依
然不驯服于衰败的没落,横了心似的孤独下去。虽有着宁为玉碎的情*,但也终究无谓的
牺牲了自己的青春,那痛却只是自知的。

◆绝谱

是西风残照下的汉家陵阙,沉缅着波澜壮阔的过去,而现已难续辉煌的落寞。有因高高在
上神仙式寂廖的愉悦且乐在其中。再有高处不胜寒而引起自己末路般的惊心胆颤。更有因
自己起点太高而有求败式的毁灭心理。一直矛盾的思考着,得不出解脱的方法,因为心性
太 高了。所以到底也应了英雄的无奈,白白的负担了沉重的包袱。
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